最高法院有关「有罪之判决书,对被告有利之证据不採纳者,应说明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5-27
裁判字号:93年台上字第5077号 案由摘要:伪造文书 裁判日期:民国93年09月29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中华民国刑法第210、216、218条(92.06.25) 刑事诉讼法第310、397、401条(93.06.23) 要  旨:按证据之证明力虽由法院本于确信自由判断,然证据之本身如对于待证事 实不足为供证明之资料,或证据之本身存有瑕疵,在此瑕疵未能究明以前 ,而遽採为判决之基础,则其自由判断之职权行使,自与证据法则相违。 又有罪之判决书,对被告有利之证据不採纳者,应说明其理由,为刑事诉 讼法第三百十条第二款所明定。故有罪判决书对于被告有利之证据,如不 加採纳,必须说明其不予採纳之理由,否则即难谓无判决不备理由之违误 。 参考法条:中华民国刑法第210、216、218条(92.06.25) 刑事诉讼法第310、397、401条(93.06.23)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最高法院刑事判决               九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五○七七号   上 诉 人 台湾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检察署检察官   上 诉 人   即 被 告 林国华                                     一号         许永庆                           被   告 黄天助                         右上诉人等因被告等伪造文书案件,不服台湾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华民国九十年四月 十二日第二审更审判决(九十年度上更?字第六号,起诉案号:台湾云林地方法院检 察署八十六年度侦字第五一七四号),提起上诉,本院判决如左: 主文 原判决撤销,发回台湾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理由 本件原判决撤销第一审论处上诉人即被告林国华、许永庆以共同行使变造公文书,足 以生损害于公众及他人罪刑部分之判决,改判仍论上诉人林国华、许永庆以共同行使 变造公文书,足以生损害于公众及他人罪,分别判处林国华有期徒刑壹年贰月;许永 庆有期徒刑壹年。被告黄天助部分则以公诉意旨略谓:林国华係土地仲介业者,许永 庆则係从事土地代书工作。缘林国华于民国八十五年间,因欲仲介坐落云林县斗六市 沟子埧段沟子埧小段第一七五、一七五之一、之二、之三号等四笔土地与建商之合建 事宜,知悉该段第一七五之一号土地所有权应有部分三分之二登记为彭进成所有,彭 进成死后,其继承人即被告黄天助等人尚未办理继承登记,经与黄天助洽商后,由黄 天助委请林国华办理继承登记事宜。林国华于同年八月三十一日向云林县斗六市户政 事务所请领得彭进成全户户籍誊本后,得知彭进成另有养子彭炳鸿(已死亡),经与 彭炳鸿之妻彭陈梗花及其子彭庆贺协商仍未同意抛弃继承,致林国华与黄天助未能迅 速办理继承登记以便与建商合建,经与土地代书许永庆协商,许永庆认须以彭炳鸿与 彭进成终止收养关係,始得办理由黄天助单独继承,遂委由土地代书许永庆为黄天助 办理单独继承登记。林国华、黄天助、许永庆三人乃共同基于侵害彭陈梗花、彭庆贺 二人继承权之犯意联络,由林国华将业经请领之彭进成全户户籍誊本有关彭炳鸿部分 之「昭和十二年十月三十日分家」一栏,先予其上更改变造为「昭和十二年十月三十 日养子缘组除户(意即终止收养)」后,再以彩色影印机伪造其上之云林县斗六市户 政事务所之骑缝章印文,变造该户籍资料后,由许永庆製作不实之「彭炳鸿终止收养 」之继承系统表后,再由林国华持向云林县斗六地政事务所办理前揭土地之继承登记 ,致生损害于彭陈梗花、彭庆贺之继承权。因认黄天助与林国华、许永庆共同涉犯刑 法第二百十六条、第二百十一条之行使变造公文书、第二百十八条之伪造公印文罪嫌 云云。经审理结果,认为该被告之犯罪不能证明,因而撤销第一审关于论处该被告罪 刑之判决,改判谕知该被告无罪,虽非无见。 惟查:(一)按证据之证明力虽由法院本于确信自由判断,然证据之本身如对于待证 事实不足为供证明之资料,或证据之本身存有瑕疵,在此瑕疵未能究明以前,而遽採 为判决之基础,则其自由判断之职权行使,自与证据法则相违。又有罪之判决书,对 被告有利之证据不採纳者,应说明其理由,为刑事诉讼法第三百十条第二款所明定。 故有罪判决书对于被告有利之证据,如不加採纳,必须说明其不予採纳之理由,否则 即难谓无判决不备理由之违误。本件原判决理由以上诉人许永庆与上诉人林国华共犯 本案犯行,係以林国华之供述,为许永庆共同犯罪之证据。然林国华于侦查开始係否 认有变造户籍誊本情事(详八十六年侦字第五一七四号卷第九十九页反面);嗣称: 伊申请户籍誊本交给许永庆,许永庆叫伊再去影印后交给许永庆去做(详同上卷第一 ○九页);复又改谓:许永庆叫伊先在彭炳鸿栏上浮贴部分外先写「缘组除户」,然 后再拿去影印后,交给许永庆浮贴,并谓:伊不知户政事务所小官章是何人盖的(详 同上卷第一一五页);旋又称:小官章是伊拿去彩色影印,是许永庆教给伊的(详同 上卷第一一五页反面);嗣又辩以:伊也不懂,是完全交给许永庆办理(详同上卷第 一三○页反面);而于检察官声请法院羁押及第一审讯问时均陈称:是许永庆暗示伊 写「缘组除户」即可(详八十七年度声羁字第七六号卷第五页、第一审卷第十二页反 面);然于原审上诉审则谓:「(问:浮贴何来?)我从别处影印下来浮贴上去,是 我自己想做的,没有人教我做,许永庆没有教我做,我听黄天助母亲说只入籍,孩子 没来,才会犯下这一错误」、「是我伪造的,再委託许永庆办理继承登记」(详上诉 卷第四十九页、第七十四页反面);嗣于原审更一审又辩称:(变造浮贴记载部分) 是代书许永庆叫伊办的,是许永庆叫一个伊不认识的人写(养子缘组除户),伊未看 见他们写,是许永庆拿给伊时就已写好,是许永庆写的或是别人写的伊不知道,是许 永庆叫伊这幺做(指将养子缘组除户拼凑在昭和十二年十月三十日之后,使成为昭和 十二年十月三十日养子缘组除户),许永庆叫伊拿盖有云林县斗六市户政事务所骑缝 章印文之浮贴去影印,伊影印好拿给代书,养子缘组除户也是代书叫伊贴在昭和十二 年十月三十日下方(详上更一卷第三十二页),是许永庆写好养子缘组除户才给伊看 ,不是当场写给伊看(详上更?卷第三十四页);惟事后又改称:「事实上一般手续 都是许永庆做的」(详上更?卷第一三八页)各等语。核其所供各节反覆不一,非无 瑕疵可指。而卷存之云林县斗六地政事务所办理前揭土地继承登记之申请文件附件中 之彭进成全户户籍誊本关于彭炳鸿部分,係记载「昭和十二年十月三十日养子缘组除 户」,及其右上角原本及浮贴纸上所盖之云林县斗六市户政事务所骑缝章印文等,仅 足证明林国华所称:该份文件係经变造后送件,是否可资为许永庆为林国华共犯之必 要补强证据,非无疑问?况林国华上开多次供述前后及彼此皆不相符,原审就所供各 该瑕疵,尚未查明釐清,复未调查其他足资证明林国华所为係受许永庆指示或共同而 为之供述确具其真实性之补强证据,遽採为判决基础,难谓与採证法则无违。而林国 华于原审上诉审所为上开供述谓:没有人教我做,许永庆没有教我做等语,乃属有利 于许永庆之供述,原判决未说明其何以不足採为有利许永庆之证据,尤嫌判决理由不 备。(二)按事实审法院对于证据之判断与事实之认定,除刑事诉讼法已有明定之证 据法则应遵守外,通常皆以本于生活经验上认为确实之经验法则、或理则上当然之论 理法则为其準据,倘事实审法院对于证据之判断,欠缺其合理性或适合性而与事理显 有矛盾,即与经验法则或论理法则有所违背,所为判决当然违法。原判决以林国华自 陈对户籍资料之记载及继承法律之专业知识较不足,而认林国华变造之户籍资料係与 从事代书业之许永庆共犯。然据林国华供称:系争土地合建伊自己有好处,许永庆则 係赚取土地代书费,并称:代书费用为新台币(下同)一万余元等语(详第一审卷第 十三页、第三十二页、侦查卷第一一五页反面),如果属实,则许永庆与林国华共同 变造户籍资料,林国华有合建之利益,许永庆则仅係收取一万余元之代书费用,能否 引起其犯罪之动机?林国华此部分供述是否合乎常情,而与经验法则无违?又据林国 华供陈:「是许永庆暗示伊如此做」等语,其所谓之「暗示」究何所指?是共犯或教 唆?原判决未予调查釐清,已有未当。又查林国华于原审上诉审时供称:「我从别处 影印下来浮贴上去」等语,而上开户籍誊本彭炳鸿右侧之彭氏却部分亦载有「养子缘 组除户」等字样,林国华是否须经许永庆之指导,方知晓如何进行本案变造户籍之行 为?亦须细加研求,资为判断依据。原判决仅以林国华前后不一之片面供述,即为许 永庆不利之认定,亦嫌速断。(三)原判决理由二、?叙明林国华及黄天助所称之一 百八十万元,原係约定作为彭庆贺等同意抛弃继承之代价,之后已改为借款週转性质 ,并指明黄天助于原审翻异前供指一百八十万元交付林国华,纯係要给付彭庆贺抛弃 继承代价,嗣遭林国华挪用云云,为不可信等旨。即係认定被告黄天助已明知伊交付 林国华欲给付彭庆贺及其母抛弃继承代价之款项,已转借贷与林国华,足徵其与彭庆 贺之一方并未达成抛弃继承之合意。且林国华于第一审讯问时供称:告诉人要求一百 二十万元始愿意抛弃继承,黄天助母亲说彭进成死时未曾见彭炳鸿他们回来送终,土 地不用给他们,不同意付一百二十万元,且认为告诉人只佔名义,就要分土地,不合 理等语,如果属实,则黄天助一方显知对方要求支付补偿代价始愿抛弃继承,原审既 认定黄天助已将欲补偿之代价转借贷与林国华,其明知未为对待给付,如谓其不知彭 庆贺及其母未抛弃继承而仍可由其个人为单独继承登记,是否于常理无违?原判决就 此对被告黄天助不利之证据未予说明,仅以林国华陈称:伊未告知黄天助云云,即为 其不知情之认定,殊嫌速断,并有理由不备之违误。以上,或为检察官及被告上诉意 旨所指摘,或为本院得依职权调查之事项,应认原判决仍有撤销发回之原因。 据上论结,应依刑事诉讼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四百零一条,判决如主文。 中   华   民   国  九十三  年   九   月  二十九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九庭 审判长法官林 增 福  法官邵 燕 玲  法官陈 世 雄  法官惠 光 霞  法官吕 丹 玉  右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书记官 中   华   民   国  九十三  年   十   月   四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