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监听译文无证据显示存诈伪或虚饰情事时,依刑事讼法第 159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5-27
裁判字号:98年诉字第210号 案由摘要:违反毒品危害防制条例 裁判日期:民国98年09月16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刑事诉讼法第159、159-5、299条(98.07.08) 中华民国刑法第11、28、47、65条(96.01.24) 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第2、4、19条(92.07.09) 通讯保障及监察法第5条(95.05.30) 要旨:既本案员警实施之监听录音行为已依法取得检察官核发之通讯监察书。依 据该通讯监察书记载,本案员警对共犯使用之行动电话实施监听录音,并 未逾越授权实施监察之範围。又监听录得之录音,係凭机械力照录未经人 为操作,未有个人主观意见在内,应有证据能力;而将监听内容製成译文 ,乃将录音具体为文字纪录,此部分虽属传闻,然被告及其辩护人于本院 审理时,就上揭通讯监听译文,不否认其内容为真正且未声明异议,况该 通讯监听译文係由承办员警基于查缉本案之侦查过程中所製作,无证据显 示存有诈伪或虚饰之情事,应无显不可信之情形,则该监听译文依据刑事 诉讼法第159条之5规定,有证据能力。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台湾花莲地方法院刑事判决98年度诉字第210号 公诉人台湾花莲地方法院检察署检察官 被告乙○○ 指定辩护人阮庆文律师 上列被告因违反毒品危害防制条例案件,经检察官提起公诉(98 年度侦字第1345号),本院判决如下: 主文 乙○○共同贩卖第二级毒品,累犯,处有期徒刑柒年陆月,扣案 之S○○○厂牌行动电话壹支(含SIM卡壹张,门号为0000000000 )没收,未扣案之共同贩卖毒品所得新台币贰仟元与共同正犯甲 ○○连带没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没收时,以其财产连带抵偿之 。 事实 一、乙○○(绰号「阿弟仔」)前于民国93年间因违反职役职责 案件,经国防部东部地方军事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2月确定 ,嗣于94年10月2日执行完毕。犹不知悔改,与甲○○(甲 ○○所犯贩卖第二级毒品罪部分,经台湾高等法院花莲分院 以97年上诉字第117号判决判处有期徒刑7年6月,提起上诉 后,业经最高法院以97年度台上字第5091号判决驳回上诉在 案)基于意图营利贩卖第二级毒品安非他命之犯意联络,由 甲○○于96年5月11日某时,先以其所有0000000000号行动 电话指示乙○○在不详地点,将价值新台币(下同)2000元 之第二级毒品安非他命贩卖予丙○○。嗣甲○○于96年5月1 5日20时许,为警在花莲县花莲市○○街○号○楼○室当场 查获,并扣得甲○○所有供贩卖毒品所用之S○○○厂牌行 动电话1支(含SIM卡1张,门号为0000000000),乙○○则 于96年6月7日15时10分许为警持本院核发之搜索票,至其位 于花莲县吉安乡○○○街105巷4号住处搜索,当场查获与本 案无关之行动电话1支、现金9700元及供己施用之第二级毒 品安非他命2包(含袋毛重合计1.1公克,已由本院96年度花 简字第795号简易判决谕知没收)等物。 二、案经台湾高等法院花莲分院检察署函请台湾花莲地方法院检 察署检察官侦查起诉。 理由 壹、证据能力方面: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于审判外之言词或书面陈述,除法律有规定 者外,不得作为证据。又被告以外之人于审判外之陈述,经 当事人于审判程序同意作为证据,法院审酌该言词陈述或书 面陈述作成时之情况,认为适当者,亦得为证据。当事人、 代理人或辩护人于法院调查证据时,知有第159条第1项不得 为证据之情形,而未于言词辩论终结前声明异议者,视为有 前项之同意,刑事诉讼法第159条第1项及第159条之5分别定 有明文。查检察官所提出与上列事实有关之证据(即证人甲 ○○于侦讯时之证述、被告乙○○于警询、侦讯时之供述、 通讯监察译文等),被告及其辩护人于本院準备程序中均表 示同意作为证据,且迄于本院言词辩论终结前亦未声明异议 ,依前开规定,认为证人甲○○于侦讯时之证述、被告于警 询及侦查中之供述均有证据能力。 二、又按司法警察机关于合乎通讯保障及监察法第5条第1项所规 定之要件,在侦查中向检察官提出声请,经由检察官核发通 讯监察书后,即得实施通讯监察,修正前之通讯保障及监察 法第5条定有明文。经查,本案员警对卷附行动电话实施监 听录音,已依法取得检察官核发之通讯监察书,有通讯监察 书(含通讯监察书电话附表)在卷可稽。依据该通讯监察书 记载,案由涉嫌触犯之法条为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第4条第1项 ,实施监察通讯,监察方法为监听、录音及其他,因之,前 开通讯监察书均已载明涉嫌触犯案由、监察对象、监察之通 讯种类及号码等足资识别之特徵、监察处所、理由、方法、 声请机关或依职权核发、执行机关、适用法条、监听结果报 告等事项,已符合前开法定要件,是以本案员警对共犯甲○ ○所使用之行动电话实施监听录音,并未逾越授权实施监察 之範围。再者,共犯甲○○及被告于监听过程透露犯罪行为 之陈述,并非因员警监听所致,其陈述係出于共犯甲○○、 被告之自由意思,自可採信,因之监听录音所取得之证据, 有证据能力。又监听录得之录音,係凭机械力照录,未经人 为操作,复未伴有个人主观意见在内,应有证据能力;而将 监听之内容製作成译文,乃将上开具有证据能力之监听录得 之录音具体为文字纪录,此部分虽属传闻,然被告及其辩护 人于本院审理时,就上揭通讯监听译文,不否认监听译文之 内容为真正且未声明异议,况该通讯监听译文係由承办员警 基于查缉本案之侦查过程中所製作,无证据显示存有诈伪或 虚饰之情事,应无显不可信之情形,则该监听译文依据刑事 诉讼法第159条之5规定,有证据能力。 贰、实体方面: 一、讯据被告固不否认甲○○有将安非他命交给伊,要伊转送给 丙○○之事实,惟否认有何贩卖安非他命之犯行,辩称:本 来甲○○将安非他命交给伊送给丙○○,但后来伊自己将该 安非他命用掉,并没有将安非他命交给丙○○云云,惟查: (一)被告于警询时已明确供承:伊绰号为「阿弟仔」,但并不 是甲○○的下线,是甲○○与对方谈好了毒品交易价钱及 量,才叫伊替他送货,伊只是替他送东西给他交代的人, 伊与甲○○之间并没有直接交易,伊所要的毒品都是他给 的,伊与丙○○没有交情,都是甲○○交代伊后伊才去送 货的等语(见98年度侦字第1345号卷第12页、第13页、第 20页),且观以共犯甲○○与证人丙○○于96年5月12日 11时50分许之通讯监听译文所载:「甲○○:喂,昨天阿 弟有拿男的还是女的给你?丙○○:有拿男的,他说欠钱 先拿2000。甲○○:你拿女的吗?丙○○:不是女的,是 男的2000」等语,其二人对话中所谓「男的」、「女的」 分别係安非他命、海洛因之代号乙节,亦据证人丙○○于 本院审理时证称:「…男的、女的是指安非他命、海洛因 ,电话中的意思是说我跟阿弟仔拿2000元的安非他命,但 我欠钱,…」等语(见本院卷第104页)明确,可见甲○ ○当时打电话给丙○○係为确认被告交付何种毒品给丙○ ○,丙○○在电话中即答称:「阿弟仔」係交付2000元之 安非他命,且因没有钱,所以欠着等语,而上情亦经被告 与甲○○于另一通电话中确认无误等情,有甲○○嗣于同 日15时44分许打电话给被告之通讯监听译文所载:「乙○ ○:丙○○有拿2000。甲○○:我知道」等语(见96年度 侦字第2416号卷第14页、第15页之通讯监察译文)无讹, 足证共犯甲○○确于96年5月11日(即上开对话之前1天) 某时,指示被告在不详地点,共同贩卖价值2000元之第二 级毒品安非他命予丙○○,堪无置疑。此外,复有共犯甲 ○○所有供贩卖毒品联络时使用之S○○○牌行动电话1支 (含SIM卡1张、门号为0000000000)扣案可资佐证。被告 虽以前揭情词置辩,然证人丙○○于本院审理时已证称: 不认识被告等语(见本院卷第102页),可见被告与丙○ ○间毫无交情可言,若被告未将价值2000元之安非他命交 给丙○○,丙○○应会据实告知甲○○,自无可能为迴护 被告,而在电话中谎称有拿到安非他命,而且还是先用欠 的之理,是被告之上开辩解显有违常理,自难採信。 (二)至证人甲○○于本院审理时固证称:当时有打电话给被告 ,叫被告帮伊送2000元的安非他命给丙○○,但被告说有 事没有去,伊打电话给丙○○是要确认云云,然据前开通 讯监察译文之对话内容,丙○○已告知甲○○有收到2000 元之安非他命,被告亦有告诉甲○○有交付2000元之安非 他命给丙○○,可见证人甲○○之前开证述与上揭通讯监 察译文之对话内容有明显之歧异,且被告自始迄今均未曾 供称其有告诉甲○○说没有空送安非他命给丙○○云云, 况甲○○前经警、侦讯及本院、台湾高等法院花莲分院及 最高法院审理时,均未曾以前揭情词置辩,若上开其证述 之情节为真,何以未据实以告,至本院作证时始翻异前词 ,可见其上开证述要属迴护被告之词,自难採信,无从为 被告有利之证明。 (三)另证人丙○○于本院审理中虽证称:没有向甲○○买过安 非他命,伊与甲○○常一起施用毒品,不知道「阿弟仔」 的名字,对上揭通讯监察译文之内容没有记忆云云(见本 院卷第102页至第103页)。但观诸上开通讯监察译文之内 容甚为明确,且证人丙○○于本院审理时亦证称:电话中 的意思是说我跟阿弟仔拿2000元的安非他命,但我欠钱, …」等语(见本院卷第104页),可见证人丙○○与甲○ ○在上开电话中确有谈及购买2000元安非他命之情节,是 证人丙○○称不复记忆云云,应係迴护被告而对实情有所 保留之词,亦不足为被告有利之证明。 (四)衡以贩卖安非他命係违法行为,非可公然为之,不论是瓶 装或纸包之毒品,均可任意分装增减份量,而每次买卖之 价格、数量,亦随时依双方之关係深浅、资力、需求程度 及对行情之认知等因素,机动调整,故贩卖毒品之利得, 除行为人坦承犯行,或毒品交易之价格、数量俱臻明确以 外,委难查得其情。惟不论贩卖之人究係从价差或量差中 牟取贩卖毒品之不法利益,然营利之不法意图,则无不同 ,被告及甲○○与证人丙○○并非至亲好友,却肯甘冒风 险,将安非他命出售予丙○○,由此推之,应係有利可图 所致,自可认定被告确实有从中获利,情极明灼,其主观 上有营利之意图,要属无疑。是本件事证明确,被告贩卖 第二级毒品罪之犯行堪以认定,应依法论科。 二、按安非他命係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第2条第2项第2款所规定之 第二级毒品。核被告所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第4条第2 项之贩卖第二级毒品罪,其与共犯甲○○就上开犯行间有犯 意联络及行为分担,为共同正犯。又被告有前开所述之科刑 及执行纪录,有台湾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纪录表1份在卷可按 ,其于有期徒刑执行完毕后,5年以内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 刑以上之罪,为累犯,除法定本刑无期徒刑依刑法第65条第 1项规定不得加重外,余法定本刑应依刑法第47条第1项规定 加重其刑。爰审酌被告素行不佳,不知以正常工作谋生,远 离毒品施用之诱惑,竟铤而走险,与甲○○共同贩卖安非他 命予他人施用,恶性非轻,事后犹饰词卸责,毫无悔意之态 度等一切情状,量处如主文所示之刑。 三、至被告共同贩卖第二级毒品所得2000元虽未扣案,仍应依毒 品危害防制条例第19条第1项规定,併予宣告与共犯甲○○ 连带没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没收时,以其财产连带抵偿之 。另扣案之行动电话1支(S○○○厂牌,含SIM卡1张,门号 为0000000000),係共犯甲○○所有供贩毒所用之物,亦应 依同条例第19条第1项规定宣告没收。 据上论断,应依刑事诉讼法第299条第1项前段,毒品危害防制条 例第4条第2项、第19条第1项,刑法第11条前段、第28条、第47 条第1项,判决如主文。 本案经检察官张立中到庭执行职务。 中华民国98年9月16日 刑事第三庭审判长法官李世华 法官汤国杰 法官许乃文 以上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如不服本判决应于收受送达后1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书状,并应 叙述具体理由。其未叙述上诉理由者,应于上诉期间届满后20日 内向本院补提理由书(均须按他造当事人之人数附缮本)「切勿 逕送上级法院」。 中华民国98年9月16日 书记官 附录本判决论罪科刑法条: 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第4条: 製造、运输、贩卖第一级毒品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处无期徒 刑者,得併科新台币1千万元以下罚金。 製造、运输、贩卖第二级毒品者,处无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 刑,得併科新台币7百万元以下罚金。 製造、运输、贩卖第三级毒品者,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 新台币5百万元以下罚金。 製造、运输、贩卖第四级毒品者,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台币3百万元以下罚金。 製造、运输、贩卖专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者,处1年以上7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币1百万元以下罚金。 前五项之未遂犯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