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标人辩称同伙与第三人间之围标协议与其无关,惟其有相互间之行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5-26
裁判字号:104年台上字第704号 案由摘要:违反政府採购法 裁判日期:民国104年03月19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政府採购法第87条(96.07.04) 中华民国刑法第57、59条(98.06.10) 刑事诉讼法第159-2条(104.02.04) 要  旨:政府採购案之围标人纵辩称同伙与第三人间之围标协议与其无关,然行为 人与同伙係就相同之工程,分别向不同之厂商进行协议围标事宜,目的一 致,且其同伙与第三人达成围标协议后,行为人及其他业者均未与第三人 接触进行围标协议,第三人亦顺利投标未受拦阻,自堪认行为人与同伙所 为,係属同一围标集团成员相互间之行为分担,自均属共同正犯。至于第 三人固证称其未与行为人接触,亦难资为有利于行为人之论据。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最高法院刑事判决一○四年度台上字第七○四号 上诉人陈明钦 蔡胜田 戴我明 上列一人 选任辩护人傅尔洵律师 上诉人陈志政 选任辩护人黄顺天律师 上列上诉人等因违反政府採购法案件,不服台湾高等法院高雄分 院中华民国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第二审判决(一○二年度上诉 字第五一五号,起诉案号:台湾屏东地方法院检察署九十九年度 侦字第八六二一号,一○○年度侦字第三五四六号),提起上诉 ,本院判决如下: 主文 上诉驳回。 理由 按刑事诉讼法第三百七十七条规定,上诉于第三审法院,非以判 决违背法令为理由,不得为之。是提起第三审上诉,应以原判决 违背法令为理由,係属法定要件。如果上诉理由书状并未依据卷 内诉讼资料,具体指摘原判决不适用何种法则或如何适用不当, 或所指摘原判决违法情事,显与法律规定得为第三审上诉理由之 违法情形,不相适合时,均应认其上诉为不合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驳回。本件上诉人陈明钦上诉意旨略称:?、洪国翔(经第一 审判刑确定)与绰号「稳仔」(真实姓名、年籍不详)之成年男 子间,就原判决事实(下称事实)二、三所载各工程所为之围标 协议,均与陈明钦无关。原审以推测之词,认陈明钦与洪国翔、 「稳仔」间之围标行为均为共同正犯,自非适法。?、关于事实 二所示之工程部分,参与协调之人并未达成围标协议,业据陈明 钦及共同被告戴我明、郭安基(经第一审判刑确定)、证人黄教 枝供述一致。原审对此有利于陈明钦之证据,未予说明,有判决 理由不备之违法等语。上诉人蔡胜田上诉意旨略称:依检察官在 办案进行簿之记载,及戴我明于审理时之证言,足徵民国九十八 年十一月二十日,戴我明并未以电话联络蔡胜田,则原判决认定 戴我明以电话联络蔡胜田,央其自大陆地区返台协助处理围标事 宜乙节,与卷证资料不符,有判决理由矛盾之违法等语。上诉人 戴我明上诉意旨略称:?、蔡胜田于法务部调查局屏东县调查站 询问(下称调询)时之陈述,与其嗣后于侦、审中之陈述不符, 不具「可信性」及「必要性」,应无证据能力,原审採为证据, 有违证据法则。?、原审认定係戴我明联络蔡胜田到场协助处理 围标事宜,与蔡胜田、证人陈正训于侦、审中之陈述不符,採证 违法。?、原审对于陈正训有利于戴我明之证言不予採纳,而未 详细说明其理由,理由亦嫌不备。?、戴我明于原审已坦承犯行 ,态度良好,具有悔意,然原审所量处之刑度,较诸并未认罪之 共同被告陈志政,及认罪之郭安基、刘吉祥(经第一审判刑确定 )所处之刑度,显然过重等语。上诉人陈志政上诉意旨略称:? 、依陈志政及秘密证人「B1」、洪国翔、刘吉祥、郭安基在调询 中所述情节,可见陈志政係遭陈明钦、蔡胜田等暴力围标集团压 迫,在欠缺自由意志情形下参加投标聚会,与陈明钦、蔡胜田等 人间并无围标之合意。原审对上揭证据置而不论,遽为不利于陈 志政之论断,有违经验法则,并有判决不载理由之违法。?、陈 志政係遭压迫参加投标协调,欠缺期待可能性,亦无得利之意图 。原审科刑时未记载其犯罪动机,亦未依刑法第五十九条规定酌 量减轻其刑,有判决不适用法则及理由不备之违法等语。 惟查:上诉第三审法院之案件,是否以判决违背法令为上诉理由 ,应就上诉人之上诉理由书状加以审查,至原判决究有无违法, 与上诉是否以违法为理由为两事(参考本院七十一年台上字第七 七二八号判例)。原判决综合全案卷证资料,本于事实审法院採 证认事之职权,于事实二认定:陈明钦于交通部公路总局第三区 养护工程处(下称第三养工处)办理「关山工务段雾鹿监工站辖 区九十九年度定期预约经常性灾害紧急抢修工程」(下称「雾鹿 工程」)、「关山工务段向阳监工站辖区九十九年度定期预约经 常性灾害紧急抢修工程」(下称「向阳工程」)之公开招标(上 开二工程係同时上网公告,并定于同时、同地开标)时,与「稳 仔」、「甲男」(真实姓名、年籍不详之成年男子)及合春营造 有限公司(下称「合春公司」)负责人洪国翔共同基于意图影响 决标价格及获取不当利益,基于协议使厂商不为价格竞争之犯意 联络,而有事实二之?所载,推由「稳仔」要求合春公司负责人 洪国翔以上开二件工程预算金额之九五折投标,洪国翔亦与「稳 仔」、陈明钦等共同基于上开合意围标之犯意联络予以允诺,以 合春公司名义分别以新台币(下同)三千八百六十七万元、四千 零四十五万八千元投标,而不为价格之竞争。及有事实二之?所 载,分别推由陈明钦、「甲男」,要求建隆营造有限公司员工洪 钖广、宏和营造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黄教枝参与上开二工程之围 标协议,惟均遭拒绝参与围标协议等情。于事实三认定:陈明钦 于第三养工处办理「台9线405K+180南太麻里桥及408K+700-+ 745,98年8月7-9日莫拉克风灾修复工程」(下称「太麻里工程 」)公开招标时,另与「稳仔」共同意图影响决标价格及获取不 当利益,基于协议使厂商不为价格竞争之犯意联络,有事实三之 ?所载,推由「稳仔」与洪国翔协议,洪国翔亦基于与「稳仔」 、陈明钦等人共同合意围标之犯意联络,应允以合春公司名义按 上开工程预算九五折计算之金额即二千四百三十五万元投标,而 不为价格之竞争。及有事实三之?所载,先推由陈明钦分别联繫 台华营造有限公司(下称「台华公司」)实际负责人戴我明、锦 茂营造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陈志政、东一营造有限公司员工郭安 基参与该工程之围标协调,其中戴我明因有意得标,另联络蔡胜 田自大陆地区返台协助处理围标事宜,蔡胜田亦予应允,另佳和 营造有限公司负责人刘吉祥亦经人通知得知上情。届时即由陈明 钦与蔡胜田共同基于上开合意围标之犯意联络,向在场之人告以 :上开工程以二千三百万元为得标价,请厂商在纸条上写下得标 时愿意提供搓圆仔汤(即分配与其他未得标厂商)之金额,以出 价较高者内定得标,其他厂商则参与陪标但不作价格竞争等语。 戴我明、陈志政、郭安基、刘吉祥亦均与陈明钦、蔡胜田等人共 同基于上开犯意联络,分别填写愿意支付之金额,结果以戴我明 所提出之四百十六万元最高,即内定由台华公司得标,其他厂商 则均将标价填写在二千三百万元以上,而不为价格之竞争。嗣果 由台华公司以二千二百八十万元得标等情。因而维持第一审关于 论处陈明钦共同犯政府採购法第八十七条第四项之妨害投标罪( 即「雾鹿工程」、「向阳工程」)罪刑部分之判决,驳回陈明钦 此部分在第二审之上诉。另撤销第一审关于陈明钦共同犯政府採 购法第八十七条第四项之妨害投标罪(即「太麻里工程」)部分 ,及关于蔡胜田、戴我明、陈志政部分之科刑判决,改判仍分别 论处陈明钦、蔡胜田、戴我明、陈志政共同犯政府採购法第八十 七条第四项之妨害投标罪罪刑。已依据卷内资料,说明其所凭之 证据及认定之理由。对于陈明钦、蔡胜田、戴我明、陈志政所为 之辩解,併已叙明:?、关于事实二即「雾鹿工程」、「向阳工 程」部分:上揭事实,业据洪国翔、洪锡广、黄教枝证述明确, 陈明钦对其曾就上开二工程进行协调围标等情亦供认不讳,并有 开标决标纪录、公开招标公告资料、决标公告、标封及标单等在 卷可稽。陈明钦虽辩称:「稳仔」与洪国翔间之围标协议与其无 关云云。然而陈明钦与「稳仔」係就相同之工程,分别向不同之 厂商进行协议围标事宜,目的一致,且「稳仔」与洪国翔达成围 标协议后,陈明钦及「甲男」均未与洪国翔接触进行围标协议, 洪国翔亦顺利投标未受拦阻等情,堪认陈明钦与「稳仔」等所为 ,係属同一围标集团成员相互间之行为分担,自均属共同正犯, 陈明钦此部分所辩自无足採。至于洪国翔证称:其仅与「稳仔」 接触云云,尚难资为有利于陈明钦之论据。?、关于事实三即「 太麻里工程」部分:上揭事实三之?部分,业据洪国翔证述綦详 。上揭事实三之?部分,亦据陈明钦、戴我明、陈志政、蔡胜田 分别于调询、侦查及审理中供认不讳,并经郭安基、刘吉祥证述 在卷,复有开标决标纪录、公开招标公告资料、标封及标单、通 联纪录、现场蒐证录影翻拍照片及第一审勘验蒐证录影画面之勘 验笔录在卷可稽。陈明钦虽另辩称:「稳仔」与洪国翔围标协议 部分与其无关,又在场厂商均认戴我明出价过高,而未达成围标 协议云云。戴我明另辩称:其未联络蔡胜田到场云云。蔡胜田嗣 后辩称:其係经陈正训联络到场商谈选举事宜,未主导围标协议 云云。陈志政嗣后辩称:其认为陈明钦係黑道,于心理遭压迫下 到场,但未填写围标协议出价金额即离去云云。然而:?、陈明 钦与「稳仔」就相同之工程,分别向不同之厂商进行协议围标事 宜,目的一致,且「稳仔」与洪国翔达成围标协议后,陈明钦即 未通知洪国翔进行围标协议,其间显係同一围标集团成员相互间 之行为分担,自属共同正犯,陈明钦此部分所辩自无足採。?、 陈明钦另辩称:在场厂商认戴我明出价过高,而未达成协议云云 。惟与郭安基、陈志政、刘吉祥、戴我明陈述之情节不符,且「 太麻里工程」各厂商之投标价格及得标情形,确与前述围标协议 之结果相符,陈明钦所辩显无可採。?、蔡胜田係经戴我明之联 络,而到场协助处理上开围标事宜等情,业据蔡胜田、戴我明于 调询时供述一致,核与蔡胜田之弟蔡胜太所述相符。蔡胜田与在 场诸人之互动及参与协议情形,亦有原审勘验笔录、现场蒐证录 影画面翻拍照片可凭。蔡胜田、戴我明嗣后分别辩称:蔡胜田非 受戴我明之託前往处理围标协议,而係受陈正训之邀前往商谈选 举事宜云云,自无可採。至于陈正训于第一审及原审证称:其曾 打电话给蔡胜田,谈到选举事情云云,与上述事证不符,不足为 有利蔡胜田、戴我明之认定。?、陈志政虽辩称:其未填写搓圆 仔汤金额云云。惟与陈明钦之证言不符,且其投标金额与上述围 标协议结果吻合,其所辩自无可採。又陈志政于第一审证述:其 未遭强暴胁迫,投标金额係自行决定等语。且依第一审上开勘验 结果,显示协调现场无人遭受胁迫情形,则陈志政辩称其係非基 于自由意志到场参加协调云云,自属卸饰之词,而无可採。因认 本件事证明确,陈明钦、戴我明、蔡胜田、陈志政确分别有上揭 妨害投标犯行,而以其等否认犯行所为之上开辩解,乃卸饰之词 ,不足採信等情,已逐一说明及指驳。上诉人等上诉意旨对于原 判决所为前揭论断,并未依据卷内资料,具体指摘有何违背法令 之情形。且查:?、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九条之二规定:「被 告以外之人于检察事务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调查中所为之 陈述,与审判中不符时,其先前之陈述具有较可信之特别情况, 且为证明犯罪事实存否所必要者,得为证据。」故被告以外之人 于审判中所为之陈述,与其先前在检察事务官、司法警察官或司 法警察调查中所为陈述不符时,如其先前所为陈述具备特别可信 性及必要性两项要件,即符合传闻法则之例外情形,得为证据。 蔡胜田于调询时之陈述,与审判中不符,符合上述传闻法则之例 外规定,对于戴我明得为证据,原判决已为说明(见原判决理由 壹、三)。戴我明上诉意旨此部分所为之指摘,自非适法之第三 审上诉理由。?、认定犯罪事实所凭之证据,并不以直接证据为 限,即综合各种间接证据,本于推理作用,为认定犯罪事实之基 础,如无违背一般经验法则,尚非法所不许(参考本院四十四年 台上字第七○二号判例)。原审认定陈明钦就「稳仔」与洪国翔 间就事实二之?、事实三之?部分之协议围标行为,均应负正犯 责任,已说明其所凭之证据及其认定之理由(见原判决理由贰、 五、?、4.),并非出于臆测,此自属事实审法院採证认事之职 权行使。陈明钦上诉意旨此部分所为指陈,係以自己之说词,任 意指摘,自非适法之第三审上诉理由。?、关于刑之量定,係实 体法赋予法院得依职权裁量之事项,苟已以行为人之责任为基础 ,审酌刑法第五十七条各款所列事项而未逾越法律所规定之範围 ,或滥用其权限,即不得任意指为违法,以为第三审上诉之理由 。政府採购法第八十七条第四项之罪,法定刑为处六月以上五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罚金。原审对戴我明、陈志政所犯共同违 反政府採购法第八十七条第四项之罪,以其等之责任为基础及刑 法第五十七条所列各款事项并一切情状予以审酌后,分别量处有 期徒刑十月,并无逾越法定刑度,或滥用权限情事,自不容任意 指为违法。又刑法第五十九条之酌量减轻其刑,必于犯罪之情状 显可悯恕,在客观上足以引起一般人之同情,认为即予宣告法定 最低度刑,犹嫌过重者,始有其适用。是否适用刑法第五十九条 规定酌量减轻被告之刑,係实体法上赋予法院得依职权裁量之事 项,除其裁量权之行使,明显违反比例原则外,不得任意指为违 法。原审未适用刑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就陈志政酌量减轻其刑, 亦为事实审法院合法之职权行使,不容任意指为违法。戴我明、 陈志政上诉意旨关于量刑部分之指摘,自均非适法之第三审上诉 理由。?、事实之认定与证据之取捨,乃事实审法院之职权,苟 其事实之认定与证据之取捨,与经验法则或论理法则无违,即不 容任意指为违法,而执为上诉第三审之理由。上诉人等上诉意旨 其余之指摘,係对于原判决已说明事项及属原审採证认事职权之 适法行使,持凭己见而为不同之评价,且重为事实之争执,或係 就与适用法律及论罪科刑无关之枝节事项,漫词指摘,均与法律 规定得为第三审上诉理由之违法情形,不相适合。其等之上诉不 合法律上之程式,均应予驳回。 据上论结,应依刑事诉讼法第三百九十五条前段,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一○四年三月十九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审判长法官陈世雄 法官张祺祥 法官张惠立 法官江振义 法官宋祺 本件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书记官 中华民国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