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人负同一债务,除明示对于债权人各负全部给付之责任,为连带债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5-26
裁判字号:104年台上字第819号 案由摘要:请求损害赔偿等 裁判日期:民国104年05月07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民法第98、272条(104.01.14) 民事诉讼法第282条(102.05.08) 要  旨:数人负同一债务,除明示对于债权人各负全部给付之责任,为连带债务外 ,其余连带债务之成立,以法律有规定者为限;且解释意思表示,应探求 当事人之真意,不得拘泥于所用之辞句。此外,主张债之关係消灭者,虽 不能就其所称已依债权人指示履行之事实为直接证明,惟依已明了之间接 事实,倘足以推认应证事实为真实,即无不可。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最高法院民事判决一○四年度台上字第八一九号 上诉人孙中荣 诉讼代理人林信和律师 蔡孝威律师 上诉人苏孙中慧 苏履泰 上二人共同 诉讼代理人简旭成律师 黄启逢律师 许明德律师 被上诉人孙兰英 陈博川 上列当事人间请求损害赔偿等事件,上诉人对于中华民国一○二 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台湾高等法院第二审判决(一○一年度重上字 第六二五号),各自提起上诉及一部上诉,本院判决如下: 主文 原判决关于命上诉人苏履泰、苏孙中慧连带给付暨该诉讼费用部 分废弃,发回台湾高等法院。 上诉人孙中荣之上诉驳回。 第三审诉讼费用关于驳回上诉部分,由上诉人孙中荣负担。 理由 上诉人孙中荣主张:伊旅居新加坡并开设○○○○○○○○独资 商号(下称○○企业),自民国八十二年间起,开始将金钱汇至 伊妹即对造上诉人苏孙中慧所指定其夫苏履泰之帐户详如原判决 附表(下称附表)(一)(二)所示,及汇至伊二姊即被上诉人 孙兰英之帐户如附表(三)(四)(五)所示,又于八十四年三 月八日以○○企业名义指示汇款新加坡币(下称新币)四十五万 一千六百五十五元(下称系争附表外汇款),由苏履泰至○○○ ○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高雄分行领取现款。伊係委任苏孙中慧 、苏履泰(下合称苏履泰二人)共同及委任孙兰英,为伊之利益 代为处理股票买卖、孳息赚取及银行庶务等事宜。讵该三人与孙 兰英之男友即被上诉人陈博川明知上开款项为伊所委任或寄託, 除返还部分外,其余:1.新币二百二十五万八千七百八十七点 四元、美金二十三万三千三百九十五点六八元遭苏履泰二人共同 侵占,2.新币四十三万一千七百九十八点五一元遭孙兰英、陈 博川(下合称孙兰英二人)共同侵占,3.新台币(下称台币) 二百二十七万七千二百五十一元遭孙兰英侵占(原请求台币二百 三十三万八千二百二十五元本息,其中台币六万零九百七十四元 本息经原审判命孙兰英给付确定),致伊受有损害等情。爰依共 同侵权行为、消费寄託、委任、不当得利等法律关係,求为命苏 履泰二人连带给付上开1.部分、孙兰英二人连带给付上开2. 部分、孙兰英给付上开3.部分,及均自起诉状缮本送达翌日起 加计法定迟延利息之判决(未繫属本院部分,不予赘载)。 苏履泰二人及孙兰英则以:孙中荣所汇予苏履泰之金钱,除孙中 荣自承有买股票、处理银行庶务、投资、购买定存单、转汇回给 其指定之人等外,其他绝大部分金钱均已依其指示,转汇至由孙 中荣所使用、以苏孙中慧名义开设之○○○○○银行帐户。苏孙 中慧仅係受苏履泰委託代为联络,与孙中荣间并无任何委任或消 费寄託关係。且两造早于八十八年十月间即已完成结算,并无留 存金钱,再无资金往来,孙中荣自无从请求返还。另孙兰英就孙 中荣所汇金钱,均已依其指示转汇予其指定之陈博川或支付相关 诉讼之律师费用、执行费用及购买台币八百万元定期存单,已无 留存,自不构成侵权行为,纵成立侵权行为亦已罹于时效消灭等 语,资为抗辩。 陈博川辩以:孙兰英将孙中荣所汇之三笔新币款项,均转汇予伊 ,其中一笔係孙中荣为节税而指示汇回由其使用上揭苏孙中慧名 义之新加坡大华银行帐户。其余二笔则係伊向孙中荣所借,已清 偿完毕,伊自不构成侵权行为,且其请求权已罹于时效消灭等语 。 原审废弃第一审所为驳回孙中荣请求苏履泰二人给付新币二百二 十五万八千七百八十七点四元、美金二十三万三千三百九十五点 六八元各本息部分之判决,改命该二人连带给付;并废弃第一审 所为命孙兰英给付台币二百二十七万七千二百五十一元本息部分 之判决,改判驳回孙中荣该部分之诉;另维持第一审所为驳回孙 中荣请求孙兰英二人连带给付新币四十三万一千七百九十八点五 一元本息部分之判决,驳回孙中荣该部分之上诉,係以:(一) 苏履泰二人部分:依苏孙中慧不争执于八十八年十月四日致孙中 荣之传真函(下称四日传真函)所示,苏孙中慧不仅对各项汇款 流向均明白知悉,且係直接承孙中荣之命处理各项在台湾之汇款 事宜,参酌苏履泰对其受孙中荣委任处理汇款事务并不争执,足 认苏孙中慧係与其夫苏履泰共同受孙中荣委任处理事务。而该二 人受领如附表(一)(二)所示及系争附表外汇款计新币三百九 十二万一千五百十七点三八元、美金九十五万八千七百零六点六 八元,扣除孙中荣不争执已返还之新币一百六十六万二千七百二 十九点九八元、美金七十二万五千三百十一元外,尚余新币二百 二十五万八千七百八十七点四元、美金二十三万三千三百九十五 点六八元未汇还。苏履泰二人虽辩称已依孙中荣指示汇款至由孙 中荣使用、以苏孙中慧名义开设之○○○○○银行帐户云云,惟 为孙中荣否认,苏履泰二人未能提出证据证明有何将之汇还之汇 款证明,且该银行帐户既係苏孙中慧所申请开设,苏孙中慧于第 一审亦向该银行申请调阅取得返还上开新币之支票十一纸,苟苏 履泰二人确有汇款至上开帐户,何以未能提出该帐户受领其汇还 款项之帐户往来证明资料?其空言所辩显属不能证明,自不足採 。至苏孙中慧所发四日传真函仅係其将部分款项转汇予孙兰英等 人之说明,并请求孙中荣续行指示剩余款项之处理,遍观全文并 未记载已终了委任并完成结算之文义;另其所发八十八年十月七 日致孙中荣传真函(下称七日传真函)亦称:「我汇了 USD36211给弟,剩余USD12500我汇到你○○士林分行US户 口去了,另外也把剩余的新币20400,汇去新加坡我名下户口, 请查看」等语;再参酌该四日传真并未叙及如附表(一)(二) 所示汇款如何处理情形,而依两造所不争之附表(二)编号6所 示,孙中荣仍于八十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持续汇款美金十一万零一 百十八点六一元予苏履泰,如何谓两造于八十八年十月间即完成 结算终止往来?足认该四日传真函仅係中途一部委任事务之说明 ,显无终止委任结算之意思,亦不得以孙中荣係两造交恶后于九 十六年始对苏履泰二人求偿,其多年迟未请求,即得遽以推论两 造已结算完毕。此外,苏履泰二人依其受任性质,对孙中荣负共 同责任,就委任事务之金钱返还债务,显有明示各负全部给付之 责,自应依约就尚未汇还之新币二百二十五万八千七百八十七点 四元、美金二十三万三千三百九十五点六八元负连带给付之责。 (二)孙兰英二人部分:孙兰英辩称附表(三)所示二笔汇款, 已依孙中荣指示转汇予其弟孙润本,有电汇入帐单影本、跨行电 汇证明条等为证,与孙中荣之诉讼代理人孙润本于第一审自承因 竞选所需收受款项之情节相符,参酌上开汇款时间与附表(三) 所示到汇时间相近,金额大致相若,就些微差距部分,孙兰英亦 为合理说明,审酌孙中荣与孙润本情感密切,孙兰英辩称该二笔 汇款係依孙中荣指示转汇充作孙润本竞选经费使用等情,应堪採 信,不因孙兰英曾于另案为不同主张,而有不同。又附表(四) 所示三笔新币一百二十万四千二百零七点二八元汇款部分,孙中 荣既不否认孙兰英将之转汇至陈博川帐户及其所经营之○○建设 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公司)帐户,亦不否认曾指示孙兰英将 上开款项出借他人,自不得以不知借款人为何人而否认指示之存 在,亦不得因此而认孙兰英係属侵占或孙兰英二人有共同侵权行 为。至陈博川与孙中荣间之借款关係是否清偿完毕,非本案诉讼 标的所得审究。再附表(五)汇款台币一千零三十三万八千二百 二十五元部分,孙中荣八十八年三月十一日致孙兰英传真信函( 下称十一日传真函)已载明孙兰英手上仅有台币八百六十八万元 ,显已就本附表所示台币为计算。则孙兰英依指示以之购买台币 八百万元可转让定期存单,供○○企业假扣押○○电子股份有限 公司(下称○○公司)执行之用,而与该假扣押事件相关之执行 费台币十六万三千九百二十六元、抄录费台币一百元、律师费用 台币三十三万元及十二万五千元,计台币六十一万九千零二十六 元,既由孙兰英执有缴款单据,依常情应係由其代缴,自应由孙 中荣负担,故孙兰英就此部分,仅须返还余额台币六万零九百七 十四元。孙中荣请求孙兰英再给付台币二百三十三万八千二百二 十五元,即不足採各等词,为其论断之基础。 一关于废弃发回(即原审改命苏履泰二人给付)部分: 按数人负同一债务,除明示对于债权人各负全部给付之责任,为 连带债务外,其余连带债务之成立,以法律有规定者为限,此观 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即明。查原审认定苏履泰二人受孙中荣 之委任处理事务,仅依苏履泰二人受任之性质,即推认该二人显 有明示各负全部给付之责而应负连带责任,就孙中荣是否已证明 其与苏履泰二人间有成立连带债务之明示,未为调查及认定,已 有未合。次查苏履泰二人就附表(二)编号6所示美金汇款,已 抗辩:双方已于八十八年十月间终了委任并完成结算;该美金汇 款係于结算后,因孙中荣所经营○○企业为逃避税捐,拜託苏履 泰再让其汇款,苏履泰同意并收受美金十一万零一百十八点六一 元后,于隔年三月连同利息共美金十一万六千六百元汇还孙中荣 ,双方从此不再有资金往来等语(见原审卷(二)九三页)。倘 两造于四日传真函及七日传真函后,仅有该笔美金汇款往来,别 无其他,则苏履泰二人上揭所辩,与是否仍有余款未清而应返还 ,所关颇切。原审未说明何以不足取之理由,亦有疏漏。又按解 释意思表示,应探求当事人之真意,不得拘泥于所用之辞句,民 法第九十八条定有明文。苏孙中慧所发出上揭四日传真函,已表 明将汇款美金给弟,且请示孙中荣,除定期存款外之剩余的要如 何处理(见原审卷(二)一○页),七日传真函再为如上内容之 表述,虽无「已终了委任并完成结算」之用语,但所称「剩余 USD」、「剩余新币」,究何所指?参酌前揭其后仅一笔美金汇 款及孙中荣迄九十六年间始为请求等间接事实,是否不足以推认 应证「已终了委任并完成结算」之事实为真实,非无研求之必要 。原审徒以该笔美金汇款之往来在后,及该二传真函未明载已终 了委任并完成结算之文句,即谓该四日传真函仅係中途一部委任 事务之说明,显无终止委任结算之意思云云,尚嫌速断。所为苏 履泰二人败诉之判决,自属难昭折服及违背法令。该二人上诉意 旨,指摘原判决于其不利部分为不当,求予废弃,非无理由。 二关于驳回上诉(即原审驳回孙中荣请求孙兰英二人给付新币、 请求孙兰英给付台币)部分: 按主张债之关係消灭者,虽不能就其所称已依债权人指示履行之 事实为直接证明,惟依已明了之间接事实,倘足以推认应证事实 为真实,依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二条规定,即无不可。查原审 依孙润本自承因竞选所需而收受与附表(三)所示数额大致相当 、日期接近之二笔款项,及相关汇款资料等,认定孙兰英就该附 表所示之金额,已依孙中荣之指示交付孙润本,自已依约履行完 毕。次就附表(四)所示新币部分,孙中荣既不否认曾同意孙兰 英贷与他人,即不能因不知借款者为○○公司或其负责人陈博川 ,而谓孙兰英有债务不履行或与陈博川有共同侵权行为之事实。 至汇款名义人为陈博川而非孙兰英,尚不影响原审依陈博川所称 ,认定该汇款係由孙兰英提供之事实。复依十一日传真函所示, 双方于八十八年三月十一日就附表(五)所示台币汇款,业经计 算现有款项为台币八百六十八万元,扣除孙兰英持有孙中荣所经 营○○企业与○○公司间假扣押执行案费用单据之支出,包括八 十八年十月七日支出之律师费十二万五千元,仅余台币六万零九 百七十四元等各节,乃其本于取捨证据、认定事实之职权行使, 就双方间长期而频繁之金钱往来、又有汇率转换差价及手续费下 所为之判断,经核无违经验法则或论理法则,即无可议。孙中荣 上诉意旨,指摘原判决此部分不当,声明废弃,非有理由。 据上论结,本件苏履泰二人上诉为有理由,孙中荣上诉为无理由 。依民事诉讼法第四百七十七条第一项、第四百七十八条第二项 、第四百八十一条、第四百四十九条第一项、第七十八条,判决 如主文。 中华民国一○四年五月七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六庭 审判长法官李彦文 法官简清忠 法官蔡炖 法官吴惠郁 法官沈方维 本件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书记官 中华民国一○四年五月十九日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