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金金併不碰公股 先民民併或有其用意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5-24
记者陈慧菱 台北

金管会推动金金併,排除「公公併」及「公民併」,让市场大叹少了公股,金融整併效果有限,终于有金控总经理首度公开发声,建议金金併应考虑纳入公股。其实,市场上皆知,多家大型民营金控最想要併购的对象是最具「互补性」的公股行库,但是金管会刻意不碰触公股,或许反而是明智之举,先靠民民併扩大民营金控规模,未来进一步併公股不再是「以小吃大」,也有助降低反对声浪。

翻开过去金融併购史,要从前总统陈水扁说起,他任内推动二次金改,为达成二次金改「公股银行减半」政策目标,2005 年底财政部宣布兆丰金将在 1 年内收购台企银 26% 股权,将台企银併入兆丰金子银行,但在两方都不意愿下,2010 年确定合併破局。

后续还有台新金併彰银、中信金插旗兆丰金等也都失败收场,虽然台新金后来顺利入主彰银,但始终无法推动合併,加上改朝换代,后来又失去经营权,导致公、民股最后诉诸司法,至今纠缠 13 年仍无解。

在陈水扁任内进行的金融整併案中,其实也有成功案例,像富邦银行併台北银行,国泰银行併世华银行,不过也被不少声浪质疑是「以小吃大」。

据金管会资料显示,从 2002 年至今的金融併购案中,除台银併中信局、合库併农银、中国国际商银与交银合併等政策合併之外,其余清一色都是由民营银行发动併购,八大公股行库 (台湾银行、土地银行、合库、兆丰银、第一银行、华南银行、彰化银行及台企银) 在自发性併购中全数缺席。

虽然 2008 年政党轮替后,马政府上台推动金融业打亚洲盃,所以力推公公併,并且极力摆脱金改恶名,包括考虑台银併土银、重启兆丰金併台企银等,但涉及多家银行整併、人事安排、员工去路等都面临很大的阻力,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如今总统蔡英文上任 2 年,金管会再度推出「金金併」,最大的突破在于金管会允许非合意併购,且政策上用资本计提鼓励整併,这看在各家金融业者眼里,都给予正面肯定,包括玉山金、中信金、国泰金总经理都认为台湾金融业需要整併,并且肯定金管会推动金金併政策。

但此次的金金併,排除「公公併」及「公民併」,却是许多大型民营金控认为政策好意打了折扣的主因,大型民营金控私下表示,其实併公股银行才最具「互补性」,资产规模与获利也才能快速增加。

依金管会最新统计,截至 6 月底,八大公股银行资产总规模共 23 兆 5167 亿元,占本国银行资产规模的 48.5%,但上半年合计累计税前盈余为 655 亿元,占整体银行获利不到 4 成、只有 37.6%;反观前八大民营银 (中信银、国泰世华银、北富银、玉山银、台新银、永丰银、元大银及上海商银),合计资产规模约占国银虽然只有 33.4%,获利却贡献了 45% 左右。

面对金金併议题,国泰金总经理李长庚成为首位在法说会上公开表态「建议金金併纳入公股」的金融业高层,他表示,台湾思考金融整併时,不应站在个别公司立场去思考,未来是国与国的竞争,他认为,应自国家竞争的战略高度去思考,若台湾金融业只是「网内互打、杀价竞争」,就无法有效成长。

李长庚还强调,「公股银行的所有权人是全体台湾民众,应是全民共同持有的资产」,早年进公股银行还要考高普考,行员素质相当优秀,现在却受到很多干预和规範,让公股行库战力不能全然发挥,若这些资产可透过一定整併,可以展现完全不一样的风貌。

金金併目前还在政策法规预告宣导阶段,也许并不是每家金融业者都敢如国泰金一样公开表态,但是,对民营金融业者来说,目前面临的就是资产规模不够大的问题,想去国外发展,却不是全球资产前 200 大,国外监理官多半不会核准,因此,壮大规模及强化资本结构的确是首要之重。

然而,有了多次触碰到公股的整併就失败的经验,金管会的金金併不碰公股也许反而是明智之举,相较「公公併」或是「公民併」,「民民併」推动起来也许相对较容易,因此,先靠民民併来扩大民营金控的规模,未来想进一步併公股不再是「以小吃大」,才能有助降低反对声浪。只是,「民民併」在合併综效打折扣之下,是否能有彼此看对眼的佳偶,就是另一重点了,市场都张大眼睛在看。